业界动态

Industry Information

动漫评论

当前位置:首页>业界动态>动漫评论

国产动画处于"动画鄙视链"底端 人才、技术、故事缺哪样?

     打雷要下雨,雷欧(什么?)下雨要打伞,雷欧(这我也知道!)……”当未来网记者问起印象最深的动画片是什么的时候,成盼盼脱口而出:《海尔兄弟》,随即忍不住哼唱起它的主题曲。

 明快的旋律将她带回80、90年代,《海尔兄弟》《黑猫警长》《葫芦娃》一个个斑斓的动画形象像电影胶片般在她头脑里闪回,但经典仿佛就停留在1995年,之后到现在,再难找到可反复观看的经典国产动画,取而代之,人们开始蜂拥追捧欧美、日本动画动漫。

  如今,甚至有统计者依据动画片周边产品的质量、价格、获得渠道三方面因素绘制出了一条“动画片鄙视链”。其中,位于金字塔顶尖的是一系列英文原版动画片,处于中间层次的是从欧美日韩引进的国语版动画片,而诸如《喜羊羊》《熊出没》等国产动画片则位于最底端。

  中国动画并非从一开始就就处于劣势,尤记得,万式兄弟的《铁扇公主》、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大闹天空》《哪吒闹海》远销海外,受各国热捧,为什么到今日却日渐式微?在动画的三大要素:技术、人才和故事中,哪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五千年深厚文化 培育本土特色动画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时强调:“中华文化是我们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最深厚的源泉,是我们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的重要途径。“他指出,要系统梳理传统文化资源,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

  “中国资源太丰富了,确实应该开发我们的资源。很多神话和传统以及经典名著 都可以做动画式的改进。” 南开大学文学院传播学系主任、教授刘运峰认为中国动画并不缺乏创作故事的沃土,上下五千年,神话传说、古老典籍都是可以发掘成动画故事的独特本土文化。

  虽然近年来,《秦时明月》《大鱼海棠》等动画中在逐渐加入中国元素,但中国动画的特色还并不明显,未自成一派。艾瑞发布的动画产业报告中也指出,中国与日本合作加强,但动画中日漫风格浓重,缺乏中国味道。为什么中国有故事,却在讲好中国故事上欠一把火候?如何才能让传统文化在银屏上活起来?

  “打磨不够。”刘运峰用四个字概括出当前动画产业普遍存在的问题,“包括主创人员、技术人员、编剧等各个环节都有功利心太强的问题。恨不得今天生产明天就盈利,希望立竿见影,缺乏匠人精神。”他认为,即使在国内外竞争激烈,动画人也应保持“十年磨一年的精神”。

  北京电影学院中国动画研究院副院长曹小卉也指出,通过对比外国动画影片后,他发现中国的每一帧镜头做得过快。“外国团队做得很慢,他们说这个画面不能变的很快,不仅是脑力的问题,还有视力健康的问题。”曹小卉表示,在跟法国动画团队接触过程中,他发现中国动画一年的播放总量可以达到20多万分钟,法国才1万分钟,但部部经典,而让人能叫得上口的中国动画却寥寥无几。

  除了自身修养,磨练匠人意志,成盼盼则认为,还应从大环境和制度上支持和保证动画人和动画产业的健康有序发展。“如果我们去了解美国或者日本的产业结构以及产业链,会发现有很多专业的东西值得我们去学习的东西,从创作、制作到发行、代理、衍生品开发,以及知识产权的保护。”她强调,“一个市场的兴衰是需要很多环节、部门、法律去支持,甚至许多不同行业的人在共同努力的结果。比如,就说到动画片这个事情,也有和教育相关的专家学者在努力,同样也有关于知识版权方面的法律工作在努力。如果想改变现在的现状,需要时间和正确的方向、方法。”

  为此,作为教育学者,成盼盼也与梦东方文化机构发生联系,在梦东方创作《鹿精灵》之初,提出她对于儿童与动画这些议题的想法,让《鹿精灵》更能符合青少年儿童“胃口“,并能对儿童产生积极的引导作用。

  另外,成盼盼指出:“目前,中国动画作品缺少原创力、盈利模式也没有成型、衍生品的知识产权保护不足、动画产品设计推广前期资金投入不足。”她举例,国外一流动画片每分钟的制作成本是5 000美元,国内电视动画片每分钟的制作均价不低于1.5元人民币。以一部22分钟的动画片其制作部分的投入约需要100万元人民币。“先把这些问题解决了,输出国外也就自然不成问题了。”她说。

  人才不只需要技术 动画创作更在于内涵和修养

  任何行业,人才都是关键。

  习近平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指出:“人才是第一资源。古往今来,人才都是富国之本、兴邦大计。我说过,要把我们的事业发展好,就要聚天下英才而用之。要干一番大事业,就要有这种眼界、这种魄力、这种气度。”

  动画作为文化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发挥国家软实力上发挥不可忽视的作用,在下一个动画发展高峰来临之前,更需要人才的培养和积累。

  在历经重重困难与好莱坞团队合作完成《鹿精灵》后,梦东方电影有限公司中国区首席运营官郭萌意识到培养人才,特别是中西方混合人才极其重要。他指出,好莱坞有成熟的动画生产制作运行模式,但是让他们来讲透中国故事,表达中国文化始终会遇到局限。3年合作过程里,中美团队常常因问语言问题、传统文化差异等陷入制作生产瓶颈。

  “所以说我们要跟中国传媒大学合作,是为了去培养这些学生走出去再回来。这种中西方混合的人才,是最重要的。”郭萌表示。

  而成盼盼认为动画人才不只是应该在大学培养,从小就应该给孩子创造有利的动漫动画成长氛围。“动画人才的培养需要从小开始,像日本的孩子从小就生活在很浓厚的动漫文化中,学习制作和欣赏动画。中国培养动画人才从早期开始,不能只是在大学集中培养。”成盼盼告诉未来网记者,她在教学中也在实践这种人才培养理念,“我们的实验学校有中学也有小学,中学的话,有专门的动漫二次元校本课,小学的话,我们有媒介素养课,动漫是其中重要的课程主题。

  刘运峰则认为即使动画人才需要专业化知识和技能,但要把动画等文化产业做到更高的层面,一定不只是对技术有要求,“好的东西一旦上了一定层面一定不是技术决定,是修养和内涵。”他强调,动画人才也需要综合能力的培养,包括综合素质、能力、品德品格等。

  观己观天地 动画不单单为娱乐

  目前,动画已经逐渐脱离低幼化的特征,各个年龄阶段的都有动画动漫的忠实观众。“我觉得动画片对于人们意味着很多,有可能是自己的一面镜子,可以通过动画片来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也可能是自己的一个拐棍和支柱,在不被别人所理解的时候给自己提供精神支持,也可能是自己的加油站,为自己的梦想插上翅膀。“成盼盼说,动画片的影响不是“非好即坏”,如果能够把它视为一种学习工具,重视内容筛选以及收看的方法,对大众,尤其是青少年儿童就可发挥更大的作用。

  她告诉未来网记者,一部“百科全书式的”动画片《海尔兄弟》在她童年里播下了启蒙的种子,让她对大千世界的各种现象产生浓厚的兴趣,也奠定了她后来的教育研究方向。

 “培养好少年儿童是一项战略任务,事关长远。”习近平总书记曾在中国少年先锋队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深切嘱托,“各级党委和政府、社会各界都要重视培育未来、创造未来的工作,重视支持少先队工作,为少年儿童办实事,让孩子们成长得更好。每一位家长、每一个成年人都要为孩子们做出榜样。“

  青少年儿童是动画的主要接收人群,是动画的主要传播对象,从这一点上讲,创造优秀的动画,在动画中根植优秀传统中国文化、传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用动画助力青少年儿童成长,梳理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也是动画人的责任与义务。

  “千百年来文化作为民族的灵魂,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人,不仅仅是国家的责任,更是中国文化企业的使命和责任,梦东方怀着对中国文化的无限热爱和敬畏,坚持以中国为核心,希望通过努力创造出更多致力于中华文化传承的自主知识产权,助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梦东方集团执行董事、副总裁杨蕾表示,作为中国动漫动画产业中的一员将坚定担负起传播中国文化传统,为东方文明走向世界献计献策,助威助力。

(来源:未来网)

地点: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怡景路2008号

电话:+86 755 25160008邮箱:yijing@cartoonsz.cn

2016©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版权所有网站管理:深圳国家动漫画产业基地服务中心

ICP备案: 粤ICP备07068002号